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第四十八章.謝拿
2012 / 02 / 18 ( Sat )
  玲對著克莉絲汀摸了摸自己的右耳,克莉絲汀對他搖了搖頭。
  「那之後,狄尼斯那混蛋有沒有對妳做了什麼?」玲於是停下了腳步,語氣裡滿是關心。
  「喔……唔……」克莉絲汀滿臉通紅,下意識的掩了掩豐滿的胸部。
  玲厭惡地嘖了一聲,「把那傢伙叫出來。然後,我認真地問妳,想不想轉到我那邊工作?」
  克莉絲汀眼裡閃著淚光,「不,我不想麻煩太子殿下……我只是個低微的女僕,不配到太子殿下旗下工作。」她又躹了躹躬,「我先替太子殿下把狄尼斯少爺叫出來。」
  玲只得無奈地笑了笑,點點頭以示同意。等了一會兒,狄尼斯便慢悠悠地跟隨著克莉絲汀從粉紅色大宅裡走出來,「哎呀,玲少你真的很關心我的女僕耶。」
  「結果你還是對她做了什麼吧?」玲挑眉。
  「呵呵……」狄尼斯邪笑著,「玲少你想知道手感嗎?」在狄尼斯身邊的克莉絲汀馬上刷白了臉,然後又開始一副想哭的樣子。
  玲瞇起了眼,「過來,上我車吧,我想我們需要詳談一下。」玲以拇指比了比背後他的色房車。
  「太子殿下果然盡忠職守哪。」
  「當然,我哪可以讓家族內爆出風化醜聞。」玲冷笑著,背後的澤爾度已經拉開了車門,狄尼斯優雅地笑了笑,便坐上了色房車。玲也跟著一起進了色房車,關上了車門。
  「開車吧,澤爾度。慢慢駛回我的大宅。」玲對澤爾度下了指示,然後盤起雙臂看向狄尼斯。
  狄尼斯會心地笑著,「我想你給我的報酬,你已經辦到了沒有?」
  「我見了爺爺,果然下一季國際管理聯盟的季度會議我需要去列席。我已經明示了我想指定跟我一起列席的人,他非常不願意地同意了。」玲一口氣說道,「我還沒有說是你,一步步來吧,太急進他會知道我們之間有交易。」
  「嗯,交給你囉。」狄尼斯輕快地說,「那麼……接下進入你的正題吧。所有資料都在存放在我腦子裡,不過……你確定你要聽嗎?那可是連我都覺得悲慘得太過份的故事哦。聽完之後,我覺得你一輩子都不會離開那位少女了。」
  玲沒有作聲。狄尼斯說:「嗯……不愧是玲少。我不知道你是猜測到哪一步,還是單憑直覺而決定把她帶回伯拉斯,但那是一個最正確的選擇。她被盯上了,一直以來平安無事只是因為你無時無刻都在她身邊。哪一天你不再在她附近,她一定馬上被捉走。」他頓了頓,觀察著玲的表情。玲只是稍微皺了皺眉,狄尼斯輕笑,然後便繼續說,「說到這裡之前,我就根據我的調查步驟來把整個調查結果告訴你吧。」
  「嗯。」玲點了點頭,「澤爾度,可以再駛慢點。」
  「我首先入手調查的是斯利亞.非那的戶口登記資料。話說你的人真的很害,明明是被我半拐帶到我的大宅,居然還能在監聽之下向我暗示你想要什麼,希望我能助你一臂之力。嘛,我對你想要的東西本來就有一定的掌握,所以她光說一下我便明白了。」狄尼斯露出無害的笑容看向睨著他的玲,「不要這樣嘛,你明知道我對你有怨念,那很正常吧?就是作各種調查時順便掌握你的一切……」
  「說反了吧?」玲從嘴縫嘶道。
  「嘿,說回正題。」狄尼斯交疊起雙手放在蹺起的二郎腿上,「斯利亞.非那的戶口登記資料上,雙親名字為奈莉.非那及約翰.非那。經調查所得,兩人皆為真實存在人物,只是……兩人的名字均出現在失蹤人口紀錄之內,失蹤年份是807年。再追查下去,卻發現此兩人的名字是在809年時憑空出現在戶口登記之內……喔,你不要不耐煩嘛,是要我講重點是吧?」
  「不用講了。簡單來說,就是有兩個失了蹤的可憐傢伙連名字出生地等等一切資料都被竄改,然後套進了斯利亞的戶口登記內當他的父母吧?」
  「跟玲少講話真的蠻開心的,很省時間。」狄尼斯快活地說。
  「可是你很多廢話。」玲不留情地說。
  「好嘛,我發現你不耐煩的毛病愈來愈嚴重了,要不要治一下?」同時,玲啐出了一句疑似髒話的單句。「──嗯,總之就是這樣。而當年做戶口登記的人員叫艾斯.富爾洛。」狄尼斯扯起了嘴角。
  「……嘖,富爾洛系。即是這件事跟伯拉斯──應該說爺爺絕對有關吧。」
  「嗯,當主大人的親信,富爾洛系。」
  「好吧,繼續。」玲說。
  狄尼斯頷首,「斯利亞.非那的正式領養人是品司.西巴。從她身上可以追查到線索就到此為止。接下來,是咒語家族的故事。」他瞄了玲一眼,「咒語家族在世界上僅存十個,而且都被伯拉斯嚴加管轄。我相信當玲少到了十八歲的時候,當主大人便會把一切資料釋放給你。我也是從別的偏門管道得到不完全的資料。不過,因為你知道斯利亞.非那極可能跟咒語家族有什麼關係,一切便更好辦了。」
  「只要知道什麼家族跟咒語有關,然後再查一下808至809年之間哪個家族被全滅就一切水落石出了吧。」玲平靜地說,「因為那傢伙的戶口資料是809年登記的,而她要追查的是家族全滅的真相。把兩件事連在一起就成。」
  「對。」狄尼斯啪的一聲,響亮地拍了手掌一下。「然後……有一個家族,叫──」一邊說著,狄尼斯從衣袋裡塗出了一支像油性麥克筆的東西,彈開了筆蓋,然後在空氣中寫著字,筆尖劃過的地方都出現了有點透明的色字跡,「謝拿(Zena)。」他點了點眼前Zena的字眼,「在統曆808年12月10日被一夜全滅。雖然沒被記載,但當中其實仍然有倖存者。名字是──」他又揮了揮筆,眼前出現了Lifia Zena的字樣,「莉菲雅.謝拿。」
  玲卻默不作聲地從狄尼斯手上奪走了麥克筆,把筆尖點上Z字,然後把它拉到最前的位置。重覆著拉字的動作,最後浮在空氣中的字眼是ZeLia fina。他把筆遞回給狄尼斯。
  「……謝拿家族是少有精通最古老咒語的家族,全部家族成員都有中綴姓氏斯貝爾(Spell)。」狄尼斯看向玲,玲目光一直放在飄浮在空氣中的斯利亞的名字。狄尼斯伸出手把字樣擦掉。「803年12月10日,謝拿家族中有一名小女孩誕生了。
  「這名小女孩很特別,咒語能力容量──我想對歷史熟悉的你一定知道,古老言靈技術的高級技術──咒語的使用者天生便需要有咒語能力容量,每個人都會有這種容量,但能使用的人卻不多。咒語家族的血統裡,天生便已經開通了容量。喔,講回那名小女孩。小女孩的咒語能力容量是一般人的三倍。一般人的意思是,他們家族裡的一般人。而他們家族裡的一般人容量已經比普通人要大上五倍。所以,這名小女孩對咒語引發出的威力爆發也是所謂一般人的三倍。更可怕的是,只要是她聽過看過的咒語,她便馬上可以使用。」狄尼斯看向玲開始愈來愈難看的臉色,便說,「──你這種臉色我真的是第一次見。」
  「繼續說吧。」
  「可是,她的硬傷是,她對咒語爆發的威力控制卻是非常的弱,特別是破壞型咒語。於是,這孩子馬上被伯拉斯列入重度觀察對象。」狄尼斯把麥克筆塞回衣袋,「你知道,伯拉斯不會放過強大的力量,可是貿然出手又可能會釀成危機,所以伯拉斯一直按兵不動。而謝拿家族也是個非常低調,只著重於保存家族傳統的家族,更不願意讓別人插手家族裡的事,所以跟伯拉斯一直處於膠著狀態。」
  車裡的空氣愈來愈厚重。
  「直到808年的12月10日,莉菲雅.(斯貝爾).謝拿的生日,他們家族舉行了一個盛大的生日派對,整個家族都聚集在她的家中。於是……也是想對她下手的人最佳的時機。伯拉斯畢竟肩負全世界,當然行事謹慎。但是別些對咒語有興趣的勢力可不同,他們大概最希望測試莉菲雅的力量能到達什麼地步,以及可否被控制。」狄尼斯露出了悲哀的笑容,「所以,某個勢力在當天派對當中,在莉菲雅及一眾家族成員面前,把她的雙親殺死。而且,據說是死無全屍。就在她面前變成無法回復原狀的肉塊……在一個才剛滿五歲的小女孩面前。」
  玲握緊了拳頭,緊緊咬著嘴唇。司機位置上的澤爾度已經流下了眼淚,卻一直還是慢慢地駕駛著。
  「小女孩在那一瞬間瘋了。她失去了一切控制,大概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口中唸的是什麼,現今世上應該也沒有人知道……可是,無庸置疑,很遺憾地……家族裡的所有人,以及那個勢力所派出的人均無一倖免,被一個傷心欲絕的五歲小女孩間接殺死了。」冰冷的事實像鋒利的一把刀刃,刺得人難以呼吸。
  「當伯拉斯的人趕到的時候,坐在廢墟裡的是仍在不斷唸著破壞系咒語的莉菲雅.謝拿。」狄尼斯聲音開始變得低沉,語氣裡滿是同情,「當時果斷地讓她喝啞藥的,是秀.伯拉斯。因為他的舉動,才得己讓她保存性命。」
難堪的空氣在房車裡流動著。玲深深吸了一口氣,別過了臉去看向窗外。
   「……之後,她大概是被帶回了伯拉斯家。我能得到有關莉菲雅.謝拿的資料就到此為止了。想當然,我和你都沒有在伯拉斯家裡見過任何跟咒語家族有關的少女,所以這之後應該就是斯利亞.非那的故事了。」狄尼斯說,「接下來的故事,在她本人所記得的時間點與莉菲雅.謝拿的故事結束點之間的空白,我想你需要直接去問她的領養者。斯利亞小姐應該是完全不記得小時候的事了吧?如果她還要去查明家族滅亡真相的話……」
  玲把頭回過來,盯著眼前副駕駛座位的椅背點了點頭。
  「接下來是我對於她出現在你身邊這個巧合的猜測。」狄尼斯看著玲滿臉寫著生氣無奈以及心痛的表情,緩緩地說道。
  玲比了比手,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不是想要殺了你,就是想把她放在你身邊,成為你其中一個能使用的能量。」狄尼斯語氣變得沉重,「可是,想要她的勢力可不少。自從她脫離『漂流團』後,這些勢力又開始虎視眈眈,只是礙於你一直在她身邊,才無法下手。」
  玲沒有作聲,眼神一直看向非常遠的遠方。
  「……你的話,一定想得比我更遠吧。」狄尼斯看著玲,輕輕笑道,「看你的眼神就知道。」
  「派遣她來接近我的『幕之落』絕對不知道她的背景。」玲慢慢地吐出一句話,「但在『幕之落』背後的什麼鐵定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都大概猜到了。所以,我就只能阻止這些事情發生。如果不能阻止,我也要把事情轉向較好的方向。」
  「那麼,你是否一輩子都離不開她了?」狄尼斯微微笑了笑。
  「……正確來說,我是馬上要離開她了。」玲把手抵在窗邊,托著腮說道。
  「可是你會回來啊。」
  玲卻不可置否地笑了。
  「那麼,她是在追尋真相吧?這個真相,你不會告訴她吧。」
  「殺了我也不會講。」玲果斷地說,「我警告你,不要說出去。」
  「我不會啦,她太可憐了。」
  「澤爾度,你也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是的,玲少爺……」澤爾度仍然滿臉淚水,「斯利亞小姐是個溫柔的人,不需要承受那樣的痛苦。」
  「沒錯。」玲咬著嘴唇回答。
  此時,車子已經抵達玲的大宅門前。澤爾度擦乾了眼淚,開了門給玲少爺。
  「……狄尼斯,謝謝你。」下車前,玲悄聲向車裡說了一句。狄尼斯擺了擺手。澤爾度坐回司機位置,然後駕著車子駛上回頭路。
  玲緩緩踱回大宅門前,拉開了門。甫進門,便看到坐在沙發上,手拿著厚重相簿的斯利亞,似乎很開心看到玲的歸來。「玲,你以前好可愛喔!對吧,基斯?」
  「還好啦。」基斯掩著嘴回答。
  「嗄?」稍為看清楚,原來斯利亞正在翻閱他們本島家的家族相簿。
  「喂,我可是叫妳替我看看我父母以前的伯拉斯工作紀錄,不是我們的相簿啊。」玲走到斯利亞的背後,一手抽走相簿,然後把它合上。
  「嗯──對不起啦,可是實在太可愛了,為什麼現在那麼不可愛的喔?」
  「男生不需要可愛。」玲伸手捏著正回頭看著他的斯利亞的臉蛋。
  「痛!」
  「說起來,妃風,上次我叫你查考這傢伙的家族,是否還是沒有結果?」玲鬆開了手,冷不防丟出了一個問題。
  「……是的,線索完全斷掉。可能再需要一點時間,我會再努力的。」面對她家少爺突如其來的故意提問,妃風臉不改容地撒謊道。
  「喔……喔,我的事的話,可以先擱置啊。要不然,讓我自己查也可以。」斯利亞撫著被玲捏紅了的臉頰,「不過,還是先擱置吧,真的不要緊。」
  「妳是不可能在伯拉斯裡查東西的,必須要有伯拉斯內部人士的幫助。」玲說,「就交給妃風吧。」
  「嗯。」斯利亞露出了笑容,然後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改變了表情,「對了!克莉絲汀沒事吧?」
  「如我所料,被性騷擾了。可是她就是不肯來我這裡工作,我也沒辦法。」玲坐到斯利亞身邊,回答道。
  「好可憐喔……」斯利亞扁著嘴說道,「怎麼會有那麼過份的人啊……我有沒有辦法可以幫助她喔?比如代替她去工作之類?咦?……玲?」
  玲卻沒有回答她,只是一言不發地看著她那滿是擔心和疑問的臉,壓抑著想就這樣直接把她抱進懷裡的衝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晨一點。當斯利亞正打算把電燈關掉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喂?玲?」電話來電顯示是玲的名字。
  「嗯,是我。」
  「怎麼了?為什麼要故意打電話給我喔?」
  「我打算明天去選給基斯的生日禮物,可是我還沒想到買什麼給他,想找妳跟我一起去選。」那邊玲的聲音很輕,在寧靜的夜裡輕輕敲進了斯利亞的耳朵。
  「嗯……嗯,」斯利亞感到心跳加快,卻又不明所以,而且覺得耳朵癢癢的。「喔,嗯,我也想買禮物給基斯,那麼就一起去看吧!」
  「明天七點半來敲我房門吧。」
  「那麼早?」
  「要避開基斯溜出去,當然要早點。」玲說得很理所當然。
  「喔,也對。」斯利亞完全接受了他的說法,「那麼,明早見。」她也放輕了聲線說道。
  「晚安。」
  他的聲音通過電話傳來,很好聽,很溫柔。
  「嗯,晚安。」斯利亞自己也渾然不覺自己原來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 : 22 : 44 | Bright Days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第四十九章.那無庸置疑是愛情 | ホーム | 第四十七章. 太子殿下和第五名>>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ei0409.blog81.fc2.com/tb.php/70-747b830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