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第四十五章. 各人的……溫柔
2012 / 02 / 18 ( Sat )
  斯利亞拿著掃帚,推開了二樓最盡頭,玲一直在裡面調藥的房間,「打擾了……嘛,他也沒在吧。」斯利亞回頭看看樓梯口正面對著的房間,房裡正傳出悠揚的鋼琴聲。「好了,在他回來調藥之前,就讓我來打掃一下吧!」她伸手摸到電燈開關,啪一聲把燈打開了。
  房裡長長的實驗桌上,散亂著很多試管,本生燈,已經倒空的藥瓶,以及很多張寫滿化學算式的筆記。斯利亞嘆了一口氣,「哎……大幹完一場都不收拾啊……」她放下掃帚,決定先著手收拾凌亂的桌面。
  她從實驗桌的角落找到一雙乾淨的膠手套,便套上手去,開始整理試管。當她正要把試管拿到實驗桌尾端的洗手盥去清洗的時候,卻被桌上散亂的的化學算式筆記當中的其中一張紙給吸引住了。紙張有被狠狠掐皺過的痕跡,上面仍然是玲潦草的字跡。
插圖45_

  「……全部的箭頭也指向……他自己。」斯利亞手指輕輕撫上紙張上明顯寫得比較深色的玲的名字,手指又接著滑向他名字下面的被墨水筆戳穿了的小洞。她看著紙張好一會兒,兩手無意識地把紙握緊在胸口,然後才再次低聲喃著他的名字。
  「怎麼了?」突然,門口處傳來了一把男生聲音。斯利亞於是猛然一震,回頭看過去,是基斯,「斯利亞……怎麼了?怎麼一副快哭的樣子?」
  「咦?我有……嗎?」斯利亞於是急忙把紙塞進口袋裡,又把手伸到洗手盥裡的試管,「嗯……可能有水滴彈進眼睛去了?」
  「是嗎?」基斯吞下了『妳根本還沒有扭開過水掣』這句話,然後伸手關上了門。「我來洗吧?妳可能有點累了。」他走到斯利亞的身邊,從她手上拿走了一支試管。
  「要先戴手套喔!」斯利亞於是馬上拿起了一對手套,遞給了基斯。
  「喔,謝謝。」基斯戴上了手套,然後開始默默地洗著試管。
  「……吶,基斯,」斯利亞緩緩地開口道,「如果我沒有跟『幕之落』決裂便好了。」
  「咦?」基斯過了一秒才懂她的含意,「喔,妳是說卡特提到基爾.亞維特曾加入過『幕之落』的事吧。我倒是慶幸妳已經跟他們決裂了啊。」
  「可是,如果我還在跟他們合作的話,可能很快便可以找出背後的什麼了……」
  「這個世界哪有那麼多個如果。」基斯關上了水喉,「妳跟他們決裂了,對我和玲來說是最好的結果。玲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我可以幫上他的什麼忙?」斯利亞像是求助似的,輕輕抓住了基斯的衣袖,「他在樂器店跟我說,不需要想什麼幫不幫得上忙,還反過來跟我說對不起。在他那麼煩惱的時候,我還對他撒嬌了,還要他來讓我安心……那個呢,羅茲醫生說他是全部人的鎮靜劑。那麼,誰來當他的鎮靜劑?他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承受著巨大壓力的時候,誰來讓他安心?」
  基斯有點驚訝地看著斯利亞無助的臉,然後露出了很溫柔的笑容,「對呢……」他脫下了手套,輕輕拍上了斯利亞的頭,「有妳這樣為他擔心,我想已經足夠了吧?」
  斯利亞卻搖搖頭,放開了抓緊著基斯衣袖的手,「我想讓他輕鬆一點。我可以做什麼?」
  基斯直視著斯利亞,「別想太多了。妳就是一直都太努力了太認真了……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妳要知道,他什麼都不怕,最怕的是身邊的人因為他而遭到危險。所以,小浣和由離被搞成這樣,他才會那麼自責和暴走。既然當初他接受了妳跟在他身邊,那麼只要妳安安全全的在他身邊,他就會安心。」
  「那麼你呢?你不是瞞著他去地下情報站地下總部了。」斯利亞似乎還是不死心。
  基斯抬抬眼,「嗯……所以我的守則是安全至上啊。」然後苦笑了,「妳可別回去『幕之落』企圖找什麼線索啊。」
  「可是……」
  「不要可是了,尤其是現在知道『幕之落』跟伯拉斯又或者是背後的什麼有關連,他一定不會讓妳去。我也不會讓妳去喔,太危險了。」
  「……我……喔……我真的好討厭我自己,現在又找你撒嬌了。」
  「撒一下嬌有什麼所謂,男生就是要被女生撒嬌嘛。我很開心喔,妳終於都向我撒嬌了。」基斯咧嘴笑了。
  於是斯利亞也微微笑了,然後抺掉了眼角的淚水。二樓仍然迴盪著玲的琴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羅茲醫生。我是不是已經沒事了?」小浣正倚著枕頭坐在床上,看著坐在自己床邊正在寫著治療進度書的羅茲醫生,緩緩地說,「我已經沒有再做惡夢了。」
  「嗯……」羅茲醫生依然頭也不抬地在書寫著,「小浣,老實告訴我,你真的已經沒有做惡夢了?」
  「是呀。」小浣目光放在自己仍然纏著繃帶的兩隻沒了手指的手,「對呀……」
  「你不說實話的話,只會讓你的治療拖得更長啊。」羅茲醫生平靜地說。
  小浣沒有作聲。羅茲醫生於是抬起頭來,卻發現小浣滿臉淚水。
  「說吧。你在想什麼?」醫生把手中的進度書放在床頭的櫃子上,「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我還是會做夢。我還是忘不了口裡被塞著自己的手指的感覺。」小浣全身強烈地擅抖著,「我還是忘不了那可怕的笑聲……我不要……」他兩手交叉緊緊抓著自己的手臂,「可是,求求你,不要讓玲君知道,求求你……」
  「為什麼?」羅茲醫生冷靜地引導小浣說下去,「他了解你的話,你不是會很開心嗎?」
  小浣仍然在抽泣著,「是的……如果他了解我的情況的話,他會繼續陪著我……我很想他永遠永遠留在我身邊……我很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可是,可是……」小浣豆大的淚水不斷滴在被子上,「正因為喜歡,所以我不希望他因為我而責備自己……正因為喜歡,我知道我不能把他綁在這裡……他其實很溫柔,知道我需要他,就會一直留在這裡,即使自己有更要緊的事情要做……我不想這樣……」
  「作為你的醫生,我實在不想聽你的請求呢。」羅茲醫生說,「而且,他不是笨蛋……正確來說,他很聰明,你覺得你騙得了他嗎?」
  「所以,我需要醫生你的幫助啊!」小浣懇求著,「求求你,讓他知道我已經好起來了,不需要他的陪伴了,讓他安心的離開這裡,求求你!」
  「小浣,我也同意醫生的看法。」瑪莉進了房間,語氣強硬,「你明明需要他。雖然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還是覺得,既然他願意留在這裡陪伴你,你就接受他的溫柔,那樣不好嗎?」
  「才不好!」小浣頑固地叫道。
  醫生卻站了起來,「那傢伙和由離回來了。」他眺望著窗外,玲正推著由離的輪椅,向羅茲診所的門口走著。
  「……醫生,如果你決定不幫助我的話,我還是有我的辦法。」小浣幽幽地說道。
  「你……」
  不一會,玲已經踏上了樓梯,「我回來了。我和由離買了茶點回來,他和基斯及斯利亞正在下面吃著,小浣你要不要吃一點?」甫進門便感覺到那僵化的氣氛,「……怎麼了?」
  「我不要!」小浣亂舞著雙手,「我又沒有手,吃什麼?」
  「……小浣?」玲看了看羅茲醫生,醫生緊皺著眉頭,一臉悲哀地看著玲。
  「還有那邊的鋼琴,」小浣向房間角落的鋼琴揮了揮手,「可惡的玲是要調侃我嗎?調侃我以後都不能再彈鋼琴,像廢人一樣?你可好,手指什麼的都還在,我討厭死你了!聽著你的琴聲,我就愈來愈生氣!憑什麼我不能再彈鋼琴啊!」他愈說愈大聲,然後霍地走下床,越過了玲,用力把兩隻沒有手指的手掌敲上了鋼琴,發出了巨大的鐺一聲。然後,他奔到樓下去,「由離!你說,他是不是很過份?我們都變成這樣了……還每天在我們面前彈鋼琴……太惡劣了!」
  「小浣……你怎麼了?」由離手中咬了一口的紅豆餅因為驚慌而掉到盤子裡了,「小浣?」
  「可惡呀……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我最討厭你了!」小浣跪坐在地上,唰地流下了眼淚,然後抬頭狠狠地瞪著還在二樓的玲,「我很討厭你!玲.伯拉斯!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死你!」斯利亞和基斯馬上跑到小浣的身邊,想要扶起他,卻被他用力地揮走了。
  「是嗎?」玲平靜地吐出一句,「那麼,現在就把鋼琴丟掉吧。」
  「我不止不想見到鋼琴,我最不想見到的是你!」
  「嗯。」玲點了點頭。
  瑪莉也在二樓的欄柵旁,看向臉無表情的玲,拚命地搖著頭,最後抓住了他的手臂,「玲.伯拉斯……!」
  「你是什麼意思啊?」小浣咆哮道。
  「你想怎樣?」
  「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明白了。」
  「玲.伯拉斯──!」瑪莉責備地握緊了玲的手臂,卻看到玲掛著快要哭的表情,露出了笑容。然後,瑪莉也哭了。
  一直站在後面的羅茲醫生只是一臉心痛的看著這一切,卻無法阻止任何一個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羅茲醫生,如果還需要藥的話,請打電話給我。我會派人送來的。」清晨,玲,基斯和斯利亞站在羅茲醫生的診所門口,羅茲醫生後面則站著瑪莉。
  「你真的要走嗎?你明知道他是在演戲吧?」瑪莉盤著手臂問道。
  玲抿了抿唇,「是呢,他演技實在太遜了。」
  「即使是這樣你還是要走嗎!」
  「他可是不惜說討厭我,都要把我趕走呢。」玲輕輕說道,「我知道的。對他來說,我是非常巨大的存在。」
  「那麼……!」
  「瑪莉,那個時候,妳不是也無法阻止他們嗎?」出乎意料地,羅茲醫生擋住了瑪莉,「你放心吧,上面那兩個傢伙還有我,絕對會好起來的,就交給我吧。至少,他已經懂得為他最喜歡的你著想。我也低估了他呢。」
  「……羅茲醫生,拜託你了。」玲向醫生微微躬了躬身。
  「倒是……喂,」羅茲醫生頓了頓,然後看向玲後面的基斯和斯利亞,「你們看好這傢伙吧,在我看來,背負著一切的這個逞強的傢伙的精神狀態才是最值得擔心的。」
  「放心,我不會塌掉。」玲馬上回答。斯利亞卻看著羅茲醫生點了點頭。羅茲醫生於是不易察覺地向她回了個微笑。
  「玲.伯拉斯,」瑪莉抓著自己的裙擺,「我始終還是不贊同你在這個時候離開。不過,我知道我無法阻止你。」她堅定地看著玲,「我會代替你看著他們康復。」
  「……嗯,交給妳了。」
  於是,三人踏上了旅程。
  二樓的窗簾一直被拉得緊緊的。小浣從窗簾的縫隙看著逐漸遠去的玲的背影,然後流下了眼淚。
  「小浣……玲一定知道你在演戲喔。」由離坐在小浣在窗邊的床上,看向他表哥那抽動著的肩膀,「而且,他在尋找的東西一定很危險,不是讓他留在這裡會更好嗎?」
  小浣卻搖搖頭,「那只是藉口喔……我不能那麼自私啊……」
  「小浣……」
  「這樣就好了。」小浣回頭看向由離,「我還有你嘛!我已經決定了以後都跟你一起顧店了,所以我們要快點好起來,回去樂器店喔!」
  由離心痛地看著小浣,然後撲過去抱住了他。小浣終於還是嚎啕大哭起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 : 13 : 06 | Bright Days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第四十六章. 保護 | ホーム | 第四十四章. 深星舞★粉絲日記>>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ei0409.blog81.fc2.com/tb.php/67-63e9555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