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第四十章.傷害
2012 / 01 / 28 ( Sat )
 「速盜,」女性剛才拿在左手的鑰匙忽然不見了,下一秒卻出現在她的右手裡,「你可以盡快打倒我。」
  基斯把手中的鐮刀向女性揮去,女性避開了。
  「不過,在你向我攻擊的期間,我會還手。」
  「那不是肯定的嗎?」基斯反問。
  「……而在這樣的攻防之間,請你聽我說。」女性說出了出乎意料以外的話。基斯稍微吃驚,但還是向她再揮了一下鐮刀。
  「什麼意思?」
  「速盜,我的名字叫塔娜妮雅。」塔娜妮雅向基斯拋出了幾根鑰匙,基斯馬上避開,「首先,我已經把這裡的監聽系統破壞了。雖然很抱歉,但請讓我把這件事嫁禍到你身上。」
  「哈?」基斯完全不明所以,但還是再向塔娜妮雅揮出了鐮刀。
  「我想讓你進去存檔庫。我會裝出被你打倒的樣子,然後你便可以進去。不過,你必須在司──我的上司來到之前,取到你想要的東西。」
  「為什麼要幫我?」
  「……我很討厭地下情報站。」塔娜妮雅又向基斯揮出了鑰匙,其中一根擦到了基斯的臉,基斯左頰馬上滲出血絲,「這裡的每個人都被地下情報站的洗腦訓練給洗腦了。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金錢最重要。而得知世上所有情報,是掌控全世界的金錢的王道。在地下情報站的人眼中,什麼國家權貴也不需要放在眼內,因為他們覺得那些人的財富不過是暫存在他們手上,擁有者還是地下情報站。只需一個情報,就可以奪回他們的金錢。很瘋狂吧?不過這是這裡的人的信念。」 
  「跟你幫助我有什麼關係?」
  「司……我和司還沒有進來地下情報站以前,是青梅竹馬的戀人。進來地下情報站以後,我們都被洗腦了。只是,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就是說不出來。」塔娜妮雅露出了兇狠的表情,向基斯再揮出鑰匙,基斯手上的鐮刀已變成繩子,他以繩子把鑰匙打甩,「然後,有一天,他的妹妹……舞突然醒覺了。她告訴我,這個世界有比金錢更害的東西。我很驚訝。她年紀很小的時候已經被帶進地下情報站,所受的洗腦比我們更甚,居然那麼輕易就醒覺了。到底是誰讓她醒覺?我很好奇。」
  「……玲。」
  「──對。她接待過玲.伯拉斯後,不知道被他的什麼震撼了,便拼命追尋他的事情,然後整個人就像重新活過來一樣──速盜,你可以認真點攻擊我嗎?」
  「……呃,好。」基斯似乎仍然有點狀況外,但還是向她揮出了繩子。塔娜妮雅閃開了他的攻擊,基斯的繩子又變回鐮刀。
  「所以,我幫助她。我裝作不注意,洩漏了地下總部的情報,以及我的密碼。想不到你居然沒有使用密碼,這令我更加覺得我的做法是對的。我想我是無法離開這裡的了,因為司他還在這裡,而且絲毫不覺得有問題。可是,舞她不適合這裡。當我求求你,帶舞離開這裡。」
  「好的,我明白了。」基斯回應得很爽快。
  「……謝謝。」塔娜妮雅向基斯揮出十幾根鑰匙,基斯以鐮刀全部打甩,並向她揮出鐮刀。出乎基斯意料之外,她並沒有避開。
  「──喂!」基斯在揮下去之前放輕了力度,才不致把塔娜妮雅傷得那麼重。話雖如此,塔娜妮雅還是已經躺在血泊中。基斯收起了鐮刀,想要走近塔娜妮雅檢查她的傷勢,卻被塔娜妮雅以眼神阻止了。基斯緊咬著嘴唇,然後才輕輕說了句對不起,便又再次走近驗證系統,成功打開了存檔庫的門。
  在進去之前,他對塔娜妮雅說了句:「對了,我叫基斯.斐特爾,不叫速盜。」
  塔娜妮雅在意識矇矓之間微微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玲自從坐上飛機以後,一直都不發一言地看著目前正被安放在一張軟椅上,已經昏迷過去的小浣。在妃風和澤爾度他們到達山洞以後,小浣仍然是不讓任何人觸踫自己,即使是玲。他們無法把他帶離山洞。最後,玲只好狠下心來,硬抓著他給他注射了鎮靜劑和安眠藥,才能把他抱出山洞。
  飛機上瀰漫著非常重的哀愁氣氛。斯利亞仍然陪在由離身邊,握住由離的手。由離依然在不斷呢喃地說著對不起。
  瑪莉和深星舞貼坐在一起,儘管身心疲累,還是無法入睡。澤爾度在機倉跟機師坐在一起,妃風則坐在稍近於玲的位置,心疼地看著臉無表情的玲。
  玲的目光停留在小浣已經失去了指頭的手上。耳邊彷彿響起了『海洋協奏曲.第五樂章』的旋律。玲垂下了眼簾,放在膝蓋上的手握緊了拳頭。然後,拳頭裡開始流出了一行鮮紅血液。
  「……!太子……玲少爺!」妃風馬上走近玲。
  「……我沒事。」
  「請不要傷害自己!」妃風說,「玲少爺……」
  「我沒有。」一邊說著,還是任由手掌上自己握出來的血流淌到地上去。此時,斯利亞不發一言的站起來,走到玲身邊,握起了他的手,然後拿起了放在小浣的椅子旁的急救箱,拿出了紗布替玲包紮著。
  「……吶,斯利亞。」
  「嗯?」斯利亞跪在玲的跟前,仍然包紮著他的手。
  「妳生氣嗎?我利用了妳。」
  「沒有。」斯利亞平靜地回答。
  「我完全把妳蒙在鼓裡,讓妳成為幫兇了誒。」
  「我說過,我要讓你懂得利用我們。」她抬起頭,堅定地看著玲。
  玲沒有回話,卻從斯利亞手中抽走了自己的手,別過臉去,看向窗外暗的天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情報的存檔庫是一個圓形的空間,地板上的白色瓦磚正反著白光。基斯花了近十分鐘才駭進了存檔電腦裡的主目錄。在一連串國家級世界級的秘密之中,他只是搜尋著他所需要的關鍵字。
  然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串字上。
  『100075
  擁有者:伯拉斯
  管理者:萊頓.伯拉斯
  閱讀權限:僅限伯拉斯家族高級成員閱讀。以下名單>>>請輸入認證碼
  備註:玲.伯拉斯及一切與其相關者(以下名單>>>請輪入認證碼)禁止閱讀』
  基斯扯起了笑容,「傻的也知道是這個吧。」
  正當他想嘗試駭進此檔案的時候,背後傳來了強烈的腳步聲。
  轉過頭去,看到的是掛著冷酷笑容的,綁著色辦子的一名男人。男人抱著滿身血污的塔娜妮雅,其中一隻手裡握著一個似是遙控的東西。
  然後,他以唇語說了句「拜拜」。
  按下。
  砰!
  存檔庫是一個圓形空間。在男人按下遙控掣的一瞬間,圓形空間的中心爆炸了。
  基斯及時彈到天花板的角落,以鐮刀卡住了牆,自己則抓住了鐮刀柄。可是爆炸時炸破的地板反彈到基斯的身上,現在他的身上插滿了碎片,「真糟糕……」他一邊呼著痛,一邊環視了一下,「能那麼乾脆地炸掉這裡,即是檔案的總存檔並不在這裡吧……會在哪裡呢?」
  在灰塵逐漸散去的時候,基斯才看到下面的電腦全數已被炸毀,而圓形空間的中央有一個大洞,洞口一直延伸出出口。大洞裡漆一片,到底下面有什麼,抑或是洞有多深,仍然不得而知。
  「……唯有賭一把吧。」他扯出了鐮刀,對準洞口掉下去。鐮刀剛好卡住了洞口。他扯著鐮刀尾,低下頭看看洞下的景象。
  似乎再掉十層樓左右的高度,便會是地下水道。
  正當基斯打算往上爬回去地下總部再賭一把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誰啊……在這種時候……」他一手抓緊著鐮刀柄,一把掏出了手機。是斯利亞。
  「喂,斯利亞?──嗚,原來已經半夜了啊。」
  「……基斯,你在哪裡?」斯利亞的聲音有點哽咽。
  「嗯……怎麼了嗎?」基斯避開了斯利亞的問題。
  「小浣和由離被基爾擄走了。」
  「嗄!」基斯幾乎要手滑掉下去,及時又抓緊了鐮刀柄。
  「詳細我不能講太多,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他們了。」
  「哦,那便好。」基斯鬆了一口氣。
  「不好喔……」斯利亞的聲音很輕,背後有一把呢喃的聲音,令人很是不安,「基斯,我們會去托羅亞共和國的約西市,你直接到約西市跟我們匯合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浣和由離被虐待,小浣更是失去了十隻手指頭。」斯利亞聲音仍然很輕,卻稍微加重了語氣。
  「……基爾.亞維特那混蛋……」
  「總之,你到約西市跟我們匯合吧,地點我遲點再短訊給你。詳細情況待你回來後,我再告訴你。」
  「好的。我馬上動身。」
  掛線後,基斯乾脆地拔起了鐮刀,掉進了地下水道,然後掏出了手機,開了衛星地圖。
  地圖顯示著他正處於維納國的中央城市。
  「……嘖,還有一段路程。」他快速地閱讀了地圖後,便向前拔足狂奔去。
  「混帳──!」一邊狂奔著,他一邊憤怒地大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晨的微風從窗口吹進了一個房間。窗下邊的床上躺著的是已經包紮得很妥當的小浣,正昏沉地睡著。房間裡的另一個角落有著另一張床,上邊也躺著安穩地睡覺的由離。
  「現在雖然睡得很安穩,但醒來還是繼續面對著惡夢吧。」看上去很可靠,蓄著褐色的小鬍子的羅茲醫生站在門邊,喃喃地說著,「這邊的少年,你也休息一下吧。」他轉頭向他身邊的玲說道。
  「我不需要休息。」
  「怎麼會不需要啊,光是精神上的疲倦就夠把你打垮了。」
  「我沒事。」
  「……喂,那邊的美女。」他轉頭看向後面正抱著一堆洗好的衣服,站在樓下的樓梯口一臉擔心地看著樓上站在房門前的玲的背影的斯利亞,「這傢伙為什麼能逞強到這種地步?」
  斯利亞皺著眉頭搖搖頭。
  「……少年,光是看了你們一個凌晨,我就知道你是這個團體裡的支柱。不要死撐了,好好休息一下再撐下去,對你對大家都有好處。你手上的安眠藥比外面買的還要有效而且藥性柔和,你自己也喝一下,睡一覺怎麼樣?」
  玲抬眼看著羅茲醫生,「身為醫生卻勸別人服安眠藥嗎?」
  「因為我看你不睡一覺的話,大概會垮掉。」
  「我才不會垮掉。」玲冷冷地說,一邊走下樓梯,「謝謝你了。請替我照顧好其他人,我要出去走一走。」
  「喂……」
  斯利亞卻擋住了他的去路。
  「讓開。」
  「不要。」
  玲睨著斯利亞,斯利亞也倔強地瞪著他,「玲,你打算去哪裡?」
  「不關妳的事。」
  「你不要硬撐好不好?」
  「我就說我沒有!」玲吼道,「妳讓開!」然後一把把斯利亞推開了。斯利亞跌坐在樓梯口,玲已經越過了她,頭也不回地想要踏出門口。
  「玲!」斯利亞湧出了淚水,手中抱著的衣服散滿一地。
  玲踏上了早晨的街道上,一瞬間失去了蹤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3 : 05 : 12 | Bright Days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第四十一章. 再度追蹤 | ホーム | 第三十九章. 莉買.獲卡的自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ei0409.blog81.fc2.com/tb.php/61-3c5893f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