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第三十五章. 展開搜索
2012 / 01 / 07 ( Sat )
  深星舞來到卡已尼亞城的地下情報站職員轉驛站。那是一所殘舊的酒吧,深星舞跟酒保展示出職員証,進入酒吧職員室內。酒吧內坐在角落的一名戴著連衣帽的人於此時站起,突然消失不見。桌上有一張鈔票,放在喝了一半的雜果賓治旁邊。
深星舞把職員証插入職員室內第三排儲物櫃的第二個櫃門上的小縫,門便傳出了咔喀的開關聲。她拉開了儲物櫃門,裡面有一部指模認証機。同時間,有某種東西嗦一聲的揮了過來。深星舞打過指模後,指模認証機閃出『身份確認』的字樣後,右邊另一個儲物櫃的門傳來了另一聲咔喀聲。
「你真的可以嗎?」深星舞站在指模認証機面前,頭也不回的跟某個人說道。
「沒問題。速盜可不是單單是有速度的。」某個人輕聲回應道。深星舞依然背對著他,扯起了嘴角。
  「那麼我先走了。在職員休息室等你,斐特爾先生。」她拉開了右邊的儲物櫃門,踏了進去。
  基斯扯著一根鐵色的繩子,繩子盡頭是銀色的彎月形刀,正勾著指模認証機的儲物櫃門。他迅速地移到認証機前,收起了繩子,正好趕上在認証機發出警報聲前,在兩秒內強行進入了認証機的管理畫面。他在認証機的手觸屏幕上以極速狂點著。畫面上出現了色的畫面,閃出了大量的電腦代碼,基斯一邊點著屏幕上的虛擬鍵盤,一邊把手指放到測認指模的機器上。
  然後,指模認証機發出了嘟的一聲,右邊的儲物櫃再次傳來咔喀聲。基斯快速地關上了認証機,閃進了右邊地下情報站職員休息室的入口。
  眼前的是已經換上了地下情報站職員的白色制服的深星舞,正盤著雙手,「歡迎來到地下情報站,速盜。」
  基斯往自己的脖子上繫上鐵色的繩子,垂下來的是銀色的彎月,「嗨。」
  「好了,時間無多了,讓我再提醒你一聲,連我也不知道地下總部的入口的正確位置哦。我向高層調查了一下,還是一無所獲。」深星舞板起了臉,「不過,我會跟你一起找的。」然後綻開了笑容。
  基斯卻搖搖頭。「不,妳替我在外面做掩目。」
  深星舞開口打算反對,基斯卻完全不管她,「我一個人會比較好。我一向都是獨自行動的,妳也知道。」
  「但是──」
  「拜託妳。」基斯堅定地說,「我成功進去後會通知妳。萬一妳要回去繼續妳的工作,而又被玲抓出來的話,拜託,不要告訴他我在幹嘛。」
  深星舞抿了抿唇,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分頭行動吧。」
  「萬事小心啊。」
  「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了,是時候走了。」玲看了看銀色懷錶,「這裡不能用手機,只好用分頭找小浣和由離了。」
  「怎麼你剛才不跟他們約好踫頭時間啊?」斯利亞問道。
  「小浣踫上跟音樂有關的東西便不會看時間,跟他約也沒有用。」
  「還有由離嘛!」
  「……也對。」玲頓了一下,「算啦,不要多說了,妳跟卡特一起。」
  「哦,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什麼?你已經找到了?」深星舞難以置信地對著手提電話大吼,引起了櫃檯前同事的不滿,用力地向她噓了一聲。深星舞不好意思地苦笑了一下,擺出了抱歉的手勢,「不可能!才花了二十分鐘?」於是壓低了聲音。
  「都說了別小看我。」電話對面的人說道,「二十分鐘已經很久了誒。」
  「……怎麼找到的?」
  「不告訴妳。在電話裡講不危險嗎?深星小姐。」
  「喔……你說的對。」深星舞說,此時,電話裡傳來電話插播的通知聲,「小心點!有危險要馬上逃啊。」
  「告訴妳,幹我這一行的,其中一個大守則就是安全第一。那,就這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兩個傢伙,去哪裡了……」玲一邊嘟嚷著,一邊摸出短短地震了一下的手機。
  『我這邊還沒有找到他們,你呢?』是斯利亞發來的訊息。
  玲把手機蓋拍回去,掏出了銀色懷錶,「……找了二十分鐘都沒找到,不可能。」玲四周張望了一下,最後停在一個圓柱型古式鋼琴的跟前。他走過去,跪下來摸了摸地上某些色的痕跡,然後又彈開了手機蓋,按下了幾個字:『過來圓柱型鋼琴那邊,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斯躲在一個狹小的房間內,悄悄打開了門,從門縫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地下情報站的地下總部是個非常偌大的圓形空間,牆上邊有很多扇門,有些門裡都傳出敲打鍵盤的聲音,有的門裡傳出人們的談話聲,有些門裡則沒有傳出一點聲音。而基斯正躲在其中的一扇門裡。
  他擦了擦臉上滑下來的汗水,然後回頭看看狹小房間裡堆著的文件夾。
  他從文件夾堆裡抽出了一份又一份,隨便翻閱了一下,便明白了這裡是存放虛假資料的房間。他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自己真不走運,然後拉開了門,抽走了夾在門鎖的紙張,又踏出白色的圓形空間裡。
  「到底該選哪裡嘛……門也太多了吧……」
  首先排除的是裡面傳出人的氣息的門。他環視了一周(這花了他好一段時間),在腦海裡排除了105個位置的門。
  還剩下1309扇門。
  「剩下的就只能逐一嘗試了吧。唉,要是玲的話,應該有什麼更有效的方法吧……」基斯頓了一頓,心裡又想到自己還是在不知不覺間太依玲了,便搖了搖頭,「好,以最快的速度好好努力吧。」自我鼓勵。
  他收起了腳步和氣息,越過了一扇又一扇門,停在一扇門前,拉開了門,環視了一下,又關上門。越過好幾扇門,拉開門,又關上門。如是者進行了同樣動作接近百次以後,他突然停下了動作,然後竄進了一間房間。
  幾乎在他關上門的同時間,有兩個人從某一扇門走出來。基斯並沒有目睹他們的長相,只把耳朵貼在門邊,聽著外面的動靜。
  「塔娜妮雅,剛才說的就拜託妳了。」是一把男聲。雖然壓得非常低,但聽覺靈敏的基斯還勉強能聽到他說什麼。
  「知道了。」回應的是一把女聲。
  「那傢伙,大概開始偏離了。」男聲繼續說道,「妳跟她關係好,就由妳來糾正她了。」
  「交給我吧。」女聲再度響起,「好吧,我們先去吃個下午茶,好不好?」
  男聲並沒有回應。基斯只聽到逐漸遠去的聲音。
  再待一會兒,基斯才扭開門,又抽走夾在門鎖的紙張,踏出了房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說起來,妳不是要當跟蹤者嗎?」卷髮綁馬尾的女生轉頭對正坐在櫃檯後,摸著電腦的深星舞說道,「妳是擅離職守?我會跟上頭報告哦,那麼妳薪水應該可以歸我。」
  「嗄?妳休想!」深星舞一聽到『薪水』兩字,便彈起來,「好啦,我走就是了。妳以為跟蹤伯拉斯家的繼承人有那麼容易啊?」
  「又有什麼了不起,伯拉斯家還不是要來地下情報站買情報。」馬尾女生冷笑道,「上次那個少爺不就是來過嗎?是奈奈告訴我的,聽說付錢時好像蠻不願意的。」
  深星舞嘆了一口氣。
  「怎麼啦?喔,對了!妳好像有接待過他耶?怎麼樣?他們家明明站在世界頂端,擁有用不完的錢,還要來地下情報站買情報耶?而且付錢時還那麼小氣。」
  「所以說妳是白痴啊……」深星舞小聲嘀咕道。
  「什麼?妳說什麼?」
  「沒事。」深星舞托著腮。此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然後,她的臉都了,「吶,子柔,怎麼辦?經理打給我了──糟了糟了糟了。」
  「呵呵!快讓我聽!」被喚作子柔的女生馬上想要搶走深星的電話。深星舞於是馬上按下接聽鍵,一邊快速移往休息室。
  「喂,您好。」深星舞試圖保持平靜的語氣。
  「還您好哩。妳知道在妳擅離職守的期間,發生了多少事嗎?」是女經理生氣的聲音。
  「咦?」保持無知。
  「基斯.斐特爾跟玲.伯拉斯分頭行動了。不過沒安排人跟蹤基斯.斐特爾,不能知道兩邊的行動也不能怪妳。」
  深星舞暗暗鬆了一口氣。
  「然後,到正題了。」那邊的女聲變得非常嚴肅且嚴。
  吞了吞口水。
  「跟玲.伯拉斯一同行動的浣.汪斯和由離.香屑失蹤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玲用力咬著下唇,還摸著地面上色的痕跡。斯利亞和瑪莉蹲在他的旁邊,斯利亞以雙手掩著嘴,而瑪莉的臉色正發青。
  「對手很高強。」玲喃喃說道,「沒有殘留的惡意或殺意,沒有留下一點氣息。而且,沒有讓他們留下警戒的氣息,也沒有驚慌的氣息。相信下手是在相當短的一瞬間吧。」
  「但是,卻留下了這個小小的車輪痕跡。」斯利亞接話,「是要試探我們?」
  玲點了點頭,然後站了起來,「走吧,去警衛室。雖然我不相信敵人會留下什麼在那裡。」
  「這裡有監控器的吧?」瑪莉抖著聲音開口說道。
  「如果有留下什麼証據在監控器的話,他們肯定把我當白痴。」玲說,「不過也要走一趟。我有別的目的。」
  「玲,等等!」斯利亞一臉想起了什麼的表情,「基斯!要找基斯回來嗎?他應該在附近散步吧?我先打給他。」顧不了禁止手提電話的規定,斯利亞快速地撥了基斯的號碼。
  『您所撥的電話號碼暫時未能接通,請在嗶一聲後留下您的口訊,或是稍後再打來。』
  「……怎麼沒開電話?」斯利亞的臉開始失去血色。
  玲卻非常冷靜。「不用擔心,他沒事的。」
  「可是!」
  「每次他說什麼要去散步,都是因為他有不想讓我知道的事要做。」玲說,「既然他是有目的地離開,電話沒開也不奇怪。他暫時應該是沒有危險的。」
  「可是,小浣和由離都失蹤了,基斯他……」
  「妳要相信他啊。」玲握了握手機,「放心吧,他沒事的。」玲再說了一遍,語氣沒有一絲懷疑。
  斯利亞雖然仍然皺著眉,但還是回應了句,「好吧,那我們到警衛室去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 : 26 : 12 | Bright Days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第三十六章. 入侵者/追蹤者 | ホーム | 第三十四章.生日會、博物館和情報>>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ei0409.blog81.fc2.com/tb.php/56-112320a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